离职这件小事

今天是我从度厂离职后的第10天,一直很想提笔记录一下我的北漂生活,但由于这次离职还涉及北漂生活的结束,在北京生活了3年,除了工作上学习了很多,认识一些好友,还积累了收拾不完的行李。于是在离职后的一周内,我都在收拾打包。在杭州生活的第一天,终于可以好好收拾心情,开始记录啦。

这十年来做过的事,能令你无悔骄傲吗? —— 《给十年后的我》

今年年初,听到这首歌时,差点泪崩,感觉这首歌歌词,就是在说从实习生到工作3年的我。

在职的这段时间,我真敢不要脸地说“无悔骄傲”。

3年前,当我还在实习时,我跟自己有一个约定:

  • 不再拖后腿,不麻烦老大和小伙伴们帮我擦屁股
  • 跟我请教过的小伙伴们一样,专业、hold得住
  • 向导师们学习,独立、鸡血、认真、负责

想不到3年后真做到了,也许是目标定得具体而可实现,而且碰到一个很好的fe团队,导师和小伙伴们都很愿意指点我,虽然我还是没有桂子酱那么能hold得住、没有国良、宇霆大神那么牛,至少我觉得是完成当年和自己的约定。

意外的是,我还有幸当了经验FE团队1年多的负责人,开始带新同学和安排项目,正如当年带我的导师一样用心地去传承自己所知的,这段经历也非常宝贵,不知道我做好了没有,但至少努力过,也尽力了。

你忘掉理想只能忙于生活吗? —— 《给十年后的我》

但是如果继续目前的状态,我不确定下一个3年,甚至再下一个3年,自己是否还敢说“无悔骄傲”。

今年年初我拿着一份自我感觉良好的“成绩单”递上去,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一个库改造项目(嘿嘿,不能说detail),看上去简单、没啥工作量,实际上重新设计、重构整个前端系统,前期我利用大量个人时间做的,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具有现在时和将来时实用价值的技术项目。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项目都是偏“提高研发效率”,最后我没升T成功。不太明白,大部分甚至没有前端技术背景的评委们,是根据什么规则在10分钟的presentation,判断我过去一年多的工作成果是否有价值。

到了年初个人KPI设定的时候,我也很迷茫。小伙伴们建议我多做点有“闪光点”的项目,命中评委喜欢的点,做好看的PPT,对下次升T有好处。我了解当前系统的历史问题,知道应该怎么优化才利于日常开发和后续维护、扩展,想担当一枚“清道夫”,构建一个更棒的系统,难道不也很好吗?喜欢看创新、showcase的,有多少项目在职称评定后烂尾?

说了那么多,我还是个年轻浮躁的俗人,其实只要不care这些浮云,看开点,也就没事了,偏偏那么俗,哈哈。

不过这不是我离职的原因,这些小插曲我吃顿好的睡个觉就过去了。相信大家都知道,gap year不能因为学习、生活或者工作不顺,就轻易选择放弃,去追求所谓的新的生活,因为你连现在都没有处理好,新的生活只是现在生活的复刻版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

早在一年半前,我就开始有组织有预谋地准备了,只是连我自己都没发现。
Working holiday in NZ.
(安利一下我当时从NZ移民局扒下的申请表demo)

小伙伴:“我们去新西兰working holiday吧!”
我:“别闹了!我现在生活滋润得很,有一群爱我的和我爱的同事们,有我热爱和鸡血的工作,为什么要放弃现在所有跑那么远去接受未知恐惧的洗礼呢?”

所以一开始我是拒绝的,再到后来各种学英文考雅思、利用技术手段冲击NZ移民局抢到每年开放1000份的WHV申请表、考驾照&练车……签证有效期到今年6月底,不出发视为自动放弃,每个国家的WHV一个人一生只会下签一次(30岁前申请),我都准备那么多那么久了,裤子都脱了,现在才说不走!?No way!!!

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也就是我对这次旅途唯一的企图,希望自己变得勇敢一点。很多朋友说我怂怂的,哈哈,那就缺什么补点什么吧。如果连根本没拥有什么的我,现在连放弃的勇气都没有,以后也不会再有了,出发本身就是旅行的意义。

最后,
感谢我在北京遇到的所有人,当我说“在北京我只有你们了”是认真的,我真的是一个人都不认识的时候自己拖着行李箱就来北京了,你们都是我北漂生活的一部分,有你们才有现在的我;
感谢朋友们,你们天天看我zuo,咱们友情小船还不翻,真的不容易;
感谢爸妈,很高兴我要来北京和去新西兰,你们的回复都一样,“不反对不支持”,感谢你们尊重我的选择,但私下会各种联系新西兰的朋友,你们是中国好父母。

2016.06.06
写于杭州西湖湖畔

暂无数据